乐活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创建乐活账号
查看: 38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17年后,我就成了“你”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主楼
发表于 昨天 15:11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“我叫吴文倩,是建邺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第三流调组组长。有人问我,每天在污染区工作是怎样的心情?如果说不害怕,那是骗人的,因为没有人知道下一秒被确诊的会是谁”。
  疾控工作者们自诩为医学界的福尔摩斯,昼夜穿梭在发热门诊、集中隔离点、居民小区,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和采样检测,寻找病人,隔离监测密切接触者,一旦有人发病迅速移交给临床医生救治,并对疫源地进行终末消毒。
   我们就是这样一群人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,我所在的建邺区疾控中心迅速成立了应急组,全部人员立即到岗,24小时待命。我和我的同事们在防控一线已经连续工作一个多月了。

    疾控中心的四个流调组是应急组里的先遣队,每支队伍都配备了流调、采样和消杀人员。
   离病毒最近的是采样的同事,刮取咽拭子的动作非常容易引起患者的恶心、呛咳,形成喷溅的气溶胶。我在旁边负责详细询问、记录患者14天内的出行轨迹以及与其密切接触者。

    这次,我终于体会到防护服的厉害了。往往调查还没结束,防护服里就早已湿透,常常会感觉呼吸困难,护目镜朦胧一片,头晕得像高原反应一样。
   走出污染区,负责消杀的同事举起消毒喷雾为我们“沐浴更衣”。直到把样品送到市疾控中心,外勤任务才算结束。
    对于强度这么大的工作,身边的人都问我是怎么坚持得下来的,我只是笑笑。因为在我的心中,一直有这样一个他。

2003年,我正在上高中,一天放学回家得知父亲要在SARS发热门诊工作,我急得抱着他大哭了一场......只怕是他离开我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  当时爸爸摸着我的头说:“乖丫头,爸爸是医生,穿上这身防护服,救助有需要的人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啊。”可我当年是真的怕,也是真的不能理解他。
   2020年,直到我自己也穿上这身防护服,才明白当年父亲的心情。
   这次防疫工作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给一个10个月大患儿做流调工作,初为人母的我特别能理解孩子家长的心情,也竭尽所能地为他们答疑解惑,让他们尽量放宽心。孩子出院那天,他的家人还特意给我发了信息表示感谢。真的,我打心眼里感到欣慰。

    尽管此时我已半个月没见到自己21个月的女儿了。每次视频,她说的最多的就是“妈妈抱”,我总是红着眼圈告诉她,要乖,妈妈很快就回来。
17年前,父亲在抗击SARS的一线,他是我心中的英雄。如今我也坚守在防控的一线,希望自己能成为女儿引以为豪的榜样。
   传承坚守,大概就是最好的教育吧。17年,变迁的是岁月,不变的是那份医者的“初心”。两代人接力站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,用“不一样”的青春坚守,诠释“一样”的责任与担当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创建乐活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无图版|手机版|yabo亚博体育下载论坛 ( 苏ICP备17005115号 苏B2-20100207

苏公网安备 32010402000607号

GMT+8, 2020-3-13 01:17 , Processed in 0.531407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13-2018 LOHJS.COM

本站为公益性网站, 本站页面所涉及的内容为用户所发表并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,本站不负责任何责任和后果。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,如有侵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